正文部分

原创匈奴,突厥,游牧强权层出的蒙古高原,为何以成吉思汗部族命名?

原标题:匈奴,突厥,游牧强权层出的蒙古高原,为何以成吉思汗部族命名?

编者按:很多朋友都问过这样一个问题,蒙古高原为何以蒙古为名,毕竟那块高原上游牧强权曾此起彼伏。斯基泰、匈奴、柔然、突厥都成为了过眼云烟,蒙古为何却最后成为那些游牧部落的统一称谓?有观点认为,铁木真这位蒙古部族首领,首先以制度,而非血缘完成了对于草原部族的统一。本期,我们就来说一下这个问题。

铁木真生活的这个时代,蒙古社会形态情况复杂,社会制度经历重大变革。蒙古社会逐渐形成依势力和利益而组合的地域性“兀鲁思”(意为“国”或“百姓”),已具有游牧国家的基本机构和职能。10世纪以后蒙古氏族制度逐渐瓦解,形成了蒙古游牧奴隶制关系,以此占主要地位的奴隶社会,在铁木真统一之前就已经确立。

12至13世纪,草原游牧部落社会分为贵族、属民和奴隶三个阶层:贵族,就是各部落的首领及其家族成员,他们都拥有许多尊贵的称号,统称“那颜”,是统治阶级。世袭的部落奴隶主借助氏族血缘的关系,统治着世世代代被奴役的部落奴隶。因此,特别牢固的氏族血缘纽带在蒙古社会中保留了很长的时期。属民,即“哈剌出”,这些人有自己的财产和相对的人身自由,有些还有自己的奴仆,是当时社会的主要生产者。其中又有为那颜管事的“那可儿”(伴当)和一般平民,属于被统治阶级。

奴隶(“孛斡勒”),是蒙古社会中的一种隶属人口,被视为主人家庭中低等成员。学界对其性质看法不一,大体有三种:家庭奴隶,游牧社会的生产奴隶,农奴式的隶属人口。主要来源于掳掠的人口和被征服的氏族部落。部落战争中,将战败部落的人(大都是幼童)掳来分给战胜者各家,被其主人世袭占有,如兀良哈人者勒蔑、札剌亦儿人木华黎等人就是成吉思汗家族世袭的奴隶,其后裔世代与这个家族有主仆关系,即使有了财产甚至属民,仍不能摆脱主仆关系。

随着奴隶主和奴隶两个对立阶级的形成,政权也及时产生了。政权的权力中心和指挥中心是汗,主要的支柱是军队,而“古列延”(圈子)则是军队的组织形式。奴隶主阶级凭借自已手中的政权和军队,对外不断发动掠夺战争,对内实行残酷镇压奴隶阶级的反抗,成吉思汗以前汗权的性质是维护奴隶主那颜阶级的奴隶制政权,其军队则是维护这种政权的暴力组织。在意识形态方面,奴隶主阶级也开始提倡和宣传天命观。《蒙古秘史》第1节就说孛儿帖赤那是受天命而生的。而铁木真被众贵族拥戴时,也借助了萨满豁儿赤的帮助①统治阶级彼此之间互相攻杀,使蒙古草原地区完全陷入了“天下扰乱,互相攻劫、人不安生”的状态。这给社会生产带来了很大的破坏。因此,广大奴隶和自由民都强烈要求和平统一。在这一斗争中,部落首领又吸收那些冲破氏族纽带而脱离原氏族的自由民结成那可儿集团。那可儿对部首领有服侍、保卫和随从围猎、征战的义务,并“各分土地,共享富贵”,这种以那可儿和哈剌出构成的社会关系,是一种处于萌芽状态的封建关系。这种封建关系一经出现,便以巨大的力量冲击奴隶制。

蒙古社会由奴隶制过渡到封建制的斗争,在成吉思汗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但是到了铁木真担任蒙古部首领之后,才加速了这一斗争的进程。铁木真的曾祖父合不勒曾经统一整个东部蒙古高原,他去世后,遗命让泰赤乌部的俺巴孩为汗,后来俺巴孩被塔塔儿部出卖给金国被杀,传其遗命于合不勒之子忽图剌:“虽将五指磨秃,十指磨伤,也要替我报仇。”于是,举行部族会议,推举忽图剌为可汗。忽图剌曾经击败金国,金国割让了西平河(亦名胪朐河,今内蒙额尔古纳河上游)以北二十七团寨给蒙古,并岁赐牛、羊、米、豆、绵、绢之属甚厚。但忽图剌与塔塔儿部厮杀了十三次,也未能报俺巴孩可汗的冤仇。忽图剌去世后,蒙古部实力分散,弘吉剌、蔑儿乞、塔塔儿等部才在东蒙古高原强盛起来。

本名铁木真的成吉思汗出身于孛儿只斤氏奴隶主家庭,但在少年时部众随着父亲也速该的死而离去,而在成长过程中,铁木真的财产、妻子甚至他本人也都被其他奴隶主掠夺而去。个人的这种遭遇,使他有机会接近并受到社会下层的影响。为了生存下去,避免沦为奴隶,他逐渐站在奴隶阶级和自由民一边,借助和依靠他们的力量去与自己的敌人进行斗争。相对于之前一直被尊称为合罕的合不勒、俺巴孩和忽图剌,《蒙古秘史》里也速该从第50节出场,第68节退场,对他的称呼都是也速该·把阿秃儿(勇士),一直到第96节②《蒙古秘史》:铁木真说:“克烈部的王汗在前曾和汗父也速该,互相结为安答。既然和父亲互称安答,那么就和父亲一样了。”才第一次把汗的称号给了他,可见也速该生前并未称汗,这一个“汗”字似为后人所加给也速该的尊称。而在外交使节赵珙的笔下,铁木真仅仅是牌子头(十夫长)之子,这个说法虽然夸张,但也可以看出《史集》里称也速该“是大多数蒙古部落的君主”可能只是后世的史相塑造。

有些人根据《蒙古秘史》列出的一大段家谱,觉得一代天骄③成吉思汗不过是靠血统发家,实际上,血统根本没有给铁木真带来多少优势,反而是一身麻烦。铁木真少年时部众都被泰赤乌部所夺,而他身为过气的嫡流王子(所谓“深水已经干涸,明石已经破碎”)的身份又正好可以让身为蒙古庶流(这种说法也不绝对,毕竟俺巴孩是在合不勒之后继位的,原本该部首领塔儿忽台就该是忽图剌之后的领袖,但被更具才华的也速该夺走了领导权)的泰赤乌人树立名分的工具,因此还曾被袭击。哪怕是与孛儿只斤氏同宗的阿鲁剌氏的重要权势人物——博尔术父亲纳忽伯颜与也速该友善的情况下,最后还是落魄的铁木真自己寻马时偶遇博尔术并与他共同作战,没见纳忽伯颜主动相助的意思。

铁木真所享受的先祖余荫并不可观,尽管他成年之后,的确得到过父亲生前就结交的王汗和岳父德薛禅的支持,但能达成有史以来第一次把蒙古高原所有游牧民族整合为统一的蒙古民族的成就,在他个人方面主要靠的是其出色的政治、军事才能④。铁木真同期,蒙古高原上的豪杰人物还有他的安答——札答兰部札木合,曾经让铁木真陷入困境,为什么铁木真最后胜出?难道是铁木真的血统更优越吗?虽然说札答兰部是铁木真的十世祖孛端察儿掳来的孕妇生一子的后裔建立的部落,但忽图剌汗死后,札木合凭借自己的强大使得蒙古部联盟时期的大小贵族带着属民陆续投靠了他。当时他的势力与王汗相当,在帮助铁木真夺回妻子时,就能够出两万人的军队并主导会师的时间地点。

有一个关于铁木真的事迹,它不见于《蒙古秘史》,却被《元史》、《圣武亲征录》和《史集》记载下来,那就是铁木真支援照烈部的故事,这让他得到了“衣人以己衣,乘人以己马”的赞誉,相比十三翼之战后札木合烹煮战俘的残酷行径⑤,铁木真的驭人优势已非常明显。这也证实为什么在夺妻之战后铁木真能从札木合的营盘里重聚了乞颜部的部众。一些人认为雄才大略的铁木真可以领导他们夺取牧地和财富;另外一些人是主儿乞部撒察等老辈贵族,他们势均力敌,谁都不愿意自己处在同等人物的权力之下,相互之间有矛盾,因此捧出一位年青而出身又不如他们的铁木真来作“领导者”,以为他的危险性较少,容易被控制为柔顺工具,为他们的利益服务;还有一些人如萨满豁儿赤,则在离开札木合时已与铁木真交换了条件,他推举铁木真为领袖,换取万户等一系列好处。

在这之后铁木真被一群贵族拥上了宝座。按照蒙古传说,铁木真之父也速该为忽图剌可汗之侄;很可能,这个血统关系是铁木真现在为取得自己的权利的重大根据才想到的,因为铁木真的血统相比忽图剌可汗之子阿勒坛、也速该之兄捏坤太子之子忽察儿、也速该之弟幼子守灶的答里台都不见得更优越。而且他的权力和权利,也是受到一定的限制的,这些人向铁木真宣誓的仪式很有趣:“你若做皇帝呵,众敌在前俺做前哨,但掳的美女妇人并好马都将来与你。野兽行打围呵,俺首先出去围将野兽来与你。如厮杀时违了你号令,并无事时坏了你事呵!将我离了妻子家财,废撇在无人烟地面里者。”显而易见,贵族们对他所提出的要求,只限于领导他们进行掠夺战争及围猎;赋与他的权力,不过是分配获得物。而贵族们执行他的命令,只在战时;至于平时可能只限于部落的决议。

铁木真在回答誓约时,也强调了他对贵族们应尽的义务:“我把夺来的许多马群、畜群、帐幕和外邦女子交与你们;在草原狩猎上我为你们整治通道及围场,并把山兽赶到你们方面来。”这样,蒙古贵族首领的权利和义务被规定得十分清楚:汗带领自己的战友去取得胜利,在出征和共同狩猎时领导他们,从而取得虏获物的最好的一份。虽然贵族们赋与铁木真的权力有一定的限制,但是铁木真却不是一个驯顺听话、易于控制的人物,他对于每一个机会都决不轻易放过,一登汗位便着手建立制度、组织军队,以加强自己的权力。

需要指出的是,身为蒙古嫡流的主儿乞部⑥。后来主儿乞部撒察、泰出兄弟在1196年袭击主力去攻打塔塔儿人的蒙古营地,立刻被铁木真击败杀死,主儿乞部为铁木真兼并。铁木真能制服蒙古内部的主儿乞人,也是他统一内部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铁木真试图收服主儿乞部时,当时正在主儿乞部的札剌亦儿人⑦帖列格秃伯颜率子孔温窟哇和两个孙子前往投降,孔温窟洼将长子木华黎献给铁木真作为梯己奴隶,这个“梯己奴隶”并非那可儿伴当,而是“孛斡勒”⑧。木华黎便充当铁木真的“私人专有的门户奴隶”。主人对门户奴隶有绝对的支配权。孔温窟洼在献上儿子的时候仍按奴隶习惯法的观念说:“若离了你门户呵,便将脚筋挑了。心肝割了”,这些话足够地反映了主奴之间的隶属关系以及传统的奴隶制法规。而到了成吉思汗所制定的法规里,虽然还有对“逃奴”处极刑的细定,但再没有沿用蒙古统一前对世袭奴隶采用的法规和酷刑,而突出封建制规定。

铁木真由于统一的需要,大量使用奴隶于军中,使大量的世袭、家内奴隶转化为君臣关系而得到了解放,脱离了奴隶地位。而且受周围邻族封建制度的影响,统一后的帝国刚开始就实行了分封制等典型的封建关系体制。当时的蒙古帝国处于一种从奴隶到封建的过渡社会形态。铁木真于1206年创建蒙古国,称成吉思汗后实行分封制、扩建怯薛军和确立司法机构。他将臣下分为十户、百户、千户、万户,把原先各部落的全体牧民重新分封给各千户那颜作属民。虽然据《蒙古秘史》所载这次分封了九十五个千户,但实际上在统一战争时期蒙古人就有大量伤亡,很多千户在分封时并不满千,再加上《蒙古秘史》在统一蒙古后的历史顺序混乱,把十多年后的木华黎封王和哲别征西辽放在了此时,因此《元史》中的六十五千户可能更接近当时的史实,也就是说,铁木真统一蒙古时期的野战军只有五六万人,即使在蒙古初攻金时期的野战军数量也只有六万多人。

可汗有权剥夺或恩赐那颜的分地,领主都知道自己分地的边界,未得允许不能随意改变范围,否则罪至死刑,这显然是君主与藩臣的关系。这九十五千户所拥有的百姓是当时蒙古国占主导地位的劳动力,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百姓相比奴隶拥有一定的财产和人身自由,他们与千户长的关系,是早期游牧封建社会牧奴、牧民与封建领主的关系。与此同时,奴隶阶级也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成吉思汗时期有大量战俘被贬为奴隶,但另一方面,像世袭奴隶巴牙兀惕、札剌亦儿、董合亦惕和兀良哈等奴隶部落,都因投靠成吉思汗而解除了奴隶地位,成了他的那可儿战士,或千户,或“答儿罕”(自由民),这类例子不胜枚举。

成吉思汗生前就把土地分封给诸子,让他们利用原住民入乡随俗治理国家,而他的子孙都很有能力,于是形成了元帝国和四大汗国。但在成吉思汗的训谕中,规定了四大汗国的性质,它们不是完全独立的国家,是下属蒙古帝国的地方政权,为管辖方便而设置的地方政府。可以说在成吉思汗眼中,是存在“蒙古帝国”这样一个整体的⑨,可以类比西周的诸侯国,在周天子/大汗眼里,所有诸侯/汗国都是一个统一的属于自己的国家,只是后来只剩下名义上的共主了。成吉思汗把握住了这种历史发展的自然趋势,将所有部落都纳入他统一的军事行政组织之中。有人说,这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导致的,即使没有成吉思汗也会有其他人来完成,其实不仅是成吉思汗,基本所有历史上的领导社会变革的人物都是如此。任何一个领导社会运动的历史人物,自然都要在历史事件进程中起到一定的作用,或者加快这一进程,或者延缓这一进程;成吉思汗本人也不只一次地指出,他的那可儿们、那颜们和他的阶级才是将他推上全蒙古汗和世界征服者宝座的决定性力量。

①《蒙古秘史》(为了与正文统一笔者对蒙古人译名有所改动,下同):豁儿赤来说:“我们是圣贤孛端察儿擒获的妇人所生的,我们与札木合同是一个肚皮、一个胞衣的。我们本不应该和札木合分离的。神告临到我,使我亲眼看见了。有黄白色乳牛,围绕着札木合走,把他的房子车辆都撞了以后,就撞札木合,弄折了一只觭角。还剩了一只觭角,就扬起尘土,连声向札木合吼叫:‘把我的觭角拿来!’又一只没有觭角的黄白色犍牛驮着、拉着大帐的桩子,在铁木真的后边,顺着大车路前来吼叫:‘天地商议好,要叫铁木真做国家之主,把国家给载来了!’上天的指示教我亲眼目睹,指教给我了。”。②《蒙古秘史》:铁木真说:“克烈部的王汗在前曾和汗父也速该,互相结为安答。既然和父亲互称安答,那么就和父亲一样了。”③ 教员将铁木真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并列,本身就是对他的认可,“只识弯弓射大雕”仅仅只是认为他的文采不如那四位,不代表他就不能办大事。相反,教员还说过另外一句话:“历史上当皇帝,有许多是知识分子,是没有出息的……一些老粗能办大事情,成吉思汗、刘邦、朱元璋。”要知道早在1940年7月,教员和朱德等人就在延安的成吉思汗纪念堂发起公祭,手书了“成吉思汗纪念堂”。④我们看下《蒙古秘史》里其他人是怎么评价铁木真的:1.锁儿罕矢剌:正因为你这样机智,眼中有火,脸上有光,才被你泰赤乌兄弟们那般嫉妒。2.札木合:安答有贤明的母亲,生来俊杰,有干才的诸弟,有豪强的伙伴,有七十三匹骏马。所以我为安答所胜。我从小父母就弃养,没有弟兄,我妻好说闲言闲语,没有可信赖的伙伴。所以我为有天命的安答所胜。【据猜测,《蒙古秘史》真正着重称赞的是成吉思汗麾下的将领而非其本人】还可以参照下十三四世纪别国人士对于成吉思汗的评价:1.南宋赵珙:成吉思乃旧牌子头结娄之子,牌子头者,乃彼国十人之长也。今为创国之主,译曰“成吉思皇帝”,东征西讨,其国强大……其人英勇果决,有度量,能容众,敬天地,重信义。2.意大利柏朗嘉宾:在也可蒙古人的领土内有一人名叫成吉思。他成为上帝面前的一个强有力的猎人,并且学会了偷袭并掠夺人作为战利品。他也到别的领土里面去,对于他能够俘虏过来并使之参加他的队伍的任何人,他就再也不让离开了。他把他本族的人招引到自己周围,他们追随他做各种坏事,奉他为领袖。3.法国鲁布鲁克:当时蒙古人中有个成吉思,是个铁匠,他开始尽量偷窃汪罕的牲口,因此牧人向他们的主子诉说这事。于是他招集一支军队,侵入蒙古的土地,追索这个成吉思,但他逃到鞑靼人那里躲了起来。这个汪罕从蒙古和鞑靼那里掠得大量财物而归。这时成吉思向那些鞑靼人和蒙古人说:“因为我们没有首领,所以我们的邻人欺压我们。”他们便选他为鞑靼人和蒙古人的首领和头目。4.意大利马可·波罗:鞑靼人推选一大勇大智大有手腕之人为王,其名曰成吉思汗。散处诸地之鞑靼人,闻其当选,悉皆归心,奉之为主。而彼亦能善治其部。5.摩洛哥伊本·白图泰:成吉思汗原是契丹地方的一个铁匠,他身材魁梧健壮,性格刚强。他请客吃饭,广交朋友。他招兵买马,训养军卒,后来人数渐众,拥他为首领,在当地站住了脚,势力逐渐强大,锋芒毕露。以上这些外国使节、商人、旅行家的记载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对于铁木真统一蒙古的具体事迹谬误较多(鲁布鲁克和伊本·白图泰称铁木真为铁匠,应该是将意为“铁之变化”的“铁木真”之名当成了职业),对他的态度也各不相同,但它们的共同点都是铁木真是靠着个人才能成为蒙古人的领袖。⑤此说法出自《蒙古秘史》,但宋濂等人在编纂《元史》时所参照的是已佚的《太祖实录》,与其接近的是《圣武亲征录》,里面都将铁木真作为十三翼之战的战胜者,《史集》更是将烹煮战俘的行为加到铁木真头上。虽然此事真伪有待考证,但札木合此战之后在草原上的名声不好乃是事实。根据《史集》里巴牙兀惕部的贤明老人的说法:“主儿乞部的撒察别乞想登大位,但他没有这个福份。札木合薛禅经常让人们互相冲突,行使种种口是心非的奸计来推进自己的事业,也没能成功。合撒儿(成吉思汗之弟)也有这种野心。他倚仗自己的力气和神射,但也不成功。蔑儿乞部的阿剌黑—兀都儿有谋取大权的野心,表现出一定的魄力和伟大,但也一无所获。只有这个铁木真,具有称王称霸的相貌、气派和魄力。他毫无疑问,定能成就霸业。”⑥《蒙古秘史》:这些主儿乞百姓,成了主儿乞一族的缘故是:当初合不勒汗七个儿子之中,最年长的是斡勤·巴剌合黑,他的儿子是莎儿合秃·主儿乞,因他是合不勒汗诸子中最年长的,就从百姓当中,拣选肝强胆壮,姆指善射,满怀雄心,满口傲气,有丈夫技能,有力士强力的人给他,成为有傲气,有胆量,有勇敢,无人能敌的部众。因此就被称为主儿乞族。成吉思汗制服了那样刚勇的百姓,灭亡了主儿乞族。成吉思汗将其百姓部众,变成了属于他个人梯己的百姓。]]一开始是不支持铁木真的,要知道,当初在铁木真贫寒时落井下石盗取马匹的就是主儿乞人[[[] 《元史·博尔术传》:初,要儿斤部(主儿乞部)卒盗牧马,博尔术与往追之,时年十三,知众寡不敌,乃出奇从旁夹击之,盗舍所掠去。⑦ 据《史集》所载,札剌亦儿部是自铁木真六世祖海都以来的世袭奴隶,“[他们中间有许多人]各以[后文]所述的原因,成为异密和受尊敬的人”——成吉思汗却由于战争和立业的需要,不论出身门第而用人,以后又按功劳从札剌亦儿部中封了木华黎万户及许多千户,无怪乎拉施特称这些世袭奴隶传给成吉思汗是“最后”一代。⑧《蒙古秘史》蒙文音译为“孛莎合因 赤讷 孛斡勒 孛勒秃孩 孛莎合答察”,译为“我教他们做你的门限里的奴隶”,而非“伴当”。⑨罗桑丹津《蒙古黄金史》:把你们派往异国他乡驻守,不是要你们兄弟各自独立。你们要懂得,我已经占领的国土,要你们去治理。我已经收抚的国家,要你们去镇守。我还要继续开疆拓土,(教你们分出去)是要你们辅佐我。我把你们看做是我的分身,我把你们的领地始终看做是我自己的厢房,分开你们兄弟,好处就在这里。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英美游园情,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Powered by 阜阳市八四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