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协同办公进入焦灼期,疫情的红利还能吃多久?| 专访金山办公CEO章庆元

©深响原创 · 作者|洪雨晗

2020年是在线办公软件飞速发展的一年,因疫情原因,远程办公需求短期激增,用户规模和市场规模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新春期间中国远程办公人员超过3亿人,远程办公企业规模超过1800万家。

风口上,钉钉、企业微信用户暴增,在初期甚至出现了软件宕机无法使用的状况,金山办公旗下WPS、金山文档也经历了数次服务器紧急扩容。

暴涨的需求下,资本市场的反馈颇为火热,截至12月1日收盘,国内科创板上市的金山办公每股已达325元,相较其45.86元的发行价,自去年11月18日上市以来涨幅已逾6倍。而疫情稳定后在线办公市场红利也并未消失。

“从上半年疫情到现在的用户留存看,中国用户对于新事物的接受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协作将成为未来办公的大势所趋。”金山办公CEO章庆元向「深响」透露,WPS Office客户端每个月的活跃设备数已经达到了4.5亿。

而据财报显示,金山办公在今年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5.03亿元,同比增长44.25%,主要产品MAU同比增长20%至4.57亿。

除了金山办公,钉钉、飞书、企业微信、华为WeLink等协同办公产品也发展迅猛,在线办公市场豪强林立,竞争也愈加激烈,新旧势力的碰撞不可避免。    以下是「深响」整理后的采访实录:

后疫情时代的金山办公

Q:疫情后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金山文档留存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以及在留存上的策略是什么?

章庆元:其实它的留存比我们想象的要好的多得多,开始2.3亿是最高的,后来到暑假慢慢的跌下来,但是现在慢慢又回去了。其实我们通过用户调研发现,过去大家都是做的体温表、登记表,所有都是跟疫情相关的,但是现在不是了,用户基本上把这些协作的好处带到工作中去了,他们会用来做销售报表的统计、各种工作任务、计划的排班等。

所以说我们觉得今年算是协作的元年,其实金山做协作办公很久了,我们第一个版本的在线Office应该是2010年,那时候我们是用flash去做的,那个时候发现大家对它都没什么感觉。但这次疫情大家很多人去用了这个产品,大家说原来协作可以让我的工作效率更高。所以它的留存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很多。

Q:金山文档和WPS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章庆元:WPS有个问题是什么?我们是全世界上唯一一家公司同时有一个产品对标Office,又有一个产品对标谷歌Docs的公司,所以就导致市场很多时候对我们概念会混淆。微软大家都知道它的Office客户端,谷歌就是谷歌Docs那一套,我们又两个都有,我们两个还是通的。比如说你在电脑上面用我的WPS,在微信里面可能就会用金山文档。

Q:你有想过把它们的这种对标梳理清楚吗?因为用户可能还在理解之中。

章庆元:我们之前还改过一次,原来叫WPS文档,后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把它改成叫金山文档,WPS就更容易混淆了。包括搜索都有很多的问题,行业里面一般来说一家公司就一个主抓产品,但我们有两个,而且两个都很大,然后这个账号又是通的,所以就造成很多问题。

金山文档是在今年3月份公布的是2.39亿的月活,然后PC端一个多亿的用户,比金山文档还少。所以很多人就会觉得,反正都是你们公司出的,什么是金山,什么是金山办公,什么是WPS,其实大家都分不清楚。

Q:内部的产品团队是怎么去切割的呢?

章庆元:内部其实就是两个产品的研发团队。但金山文档的用户量会比WPS多,它有很多用户其实用微软Office,其实他也在用我们的东西,它是两条赛道。如果我们只有金山文档,大家就很好理解。

Q:金山文档的用户数超过了本地的WPS,那是否可以说传统的线下已经到了所谓的“诺基亚”时刻呢?

章庆元:这个我倒不觉得。因为今天传统办公它还是有它的优势,比如说在线文档很多受浏览器限制。我们发现很多用户其实两个都用。复杂一点的它就会用传统的去做,还是会用最习惯的东西。用户是很聪明的,他了解了两个产品的差异以后,会根据不同的用途选择不同的产品。

Q:之前说金山文档不考虑商业化的原因是什么?

章庆元:因为当时是疫情期间,在那个时候你做商业化是有问题的,我们还是先把用户服务好。我们现在做商业化有一个原则——基础功能我们都不收钱。商业化我们肯定会做,但是我们肯定得寻找用户真的愿意去付费的点。

所以像我们做WPS一样,应该是2013年、2014年才开始做增值服务,那时候我们做了大概十几年时间才把基本功能改善,基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代微软Office,后来我们才开始挖掘用户的一些新的痛点,才去做增值服务,这个我觉得需要时间。

Q:金山文档现在考虑的是偏向TO B还是TO C?

章庆元:TO B、TO C我们都会去做。比如现在金山文档我们把稻壳给移植上去了,就是卖模板。就是有人做个简历,有很多人愿意付钱。第二个面向一些企业,我们金山文档也有企业版,比如说它要解决数据安全问题、数据归属问题。

因为你们自己各自在用金山文档,那数据是归属你的。而有一些中小企业老板就会关心说,你员工走了,我的合同是不是没了,我的客户信息是不是就没了,他可能会为了这个事情去付费去买企业版,因为企业版有一个特点,员工离职了,数据还在企业这。

Q:之前查了一下微软的Office收入,B端大概是C端的6倍多,WPS这个比例是怎么样的?

章庆元:我们是反的,我们C端要比B端要高。我们一部分跟微软一样,企业政府TO B的给我们付钱,他们付钱有两种,一种是买了License永久授权,一种是按年付费,这两种模式我们都有。你可以认为我们面向TO B的有SaaS模式跟License模式,但这居然不是我们最大的收入来源,我们最大的收入来源是找各位向你们推销模板,这个是很奇怪的。

因为大家一说到办公软件肯定是TO B的生意,你看钉钉的收入模式其实也是面向企业去收费,卖ERP、OA这些东西,也就我们找各位出钱,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因为中国目前盗版的行为还是非常多的。所以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很特殊的,很多人也不理解。我们既有像微软这样的商业模式,又有像爱奇艺、QQ音乐的这种商业模式。

Q:你们自己倾向于哪种?

章庆元:其实我们倾向于还是以企业来交钱,但是我觉得这两个应该都会存在的。我觉得中国这几年的版权,包括企业付费意识越来越强,我们也在做文档安全的服务,这可能是企业老板愿意付钱的。其实关键要找到那个付费点,因为漂亮模板这个钱我们要分出去的,这是很多作者在做的。

协作办公市场的格局

Q:中国出现了钉钉、企业微信这样的集中式的办公入口,跟这些平台式办公软件比起来,可能Office只是其中的一个功能而已,所以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跟这些办公式的入口会有一些冲突?

章庆元:至少从今天的WPS的产品矩阵来看,跟它们不是一个维度的,它们平台现在确实比我们强,因为平台有很多,钉钉是个平台,操作系统也是个平台,App Store也是个平台,其实是有不同的维度去看这件事情。

我们相对来说会比较开放,我们可能会在钉钉上提供办公软件,在微信上也有,在各方面都有,你可以自己去选择。像钉钉里面,它虽然有自己的钉钉文档,但是它也用金山文档去处理Office的文件,这就是用户自己去选择。

Q: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不管是腾讯文档也好,还是飞书也好,并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章庆元:现在是一个竞争合作的关系,虽然它的东西跟我竞争,但是钉钉用了我的东西,飞书也用了金山文档的东西,腾讯文档安卓版也用了金山文档的东西,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关系。

其实办公是一个很泛的概念,办公市场非常泛,就像我们看美国市场,包含了微软、Snake、salesforce等等,你觉得他们一家公司会把这些公司全部干掉吗?这些公司占的市值应该是几十万亿。我觉得第一,肯定是有竞争;第二,肯定还是术业有专攻,一定会有差异化的东西存在。

Q:从办公协作市场格局上来说,你觉得未来会是赢者通吃,还是山头林立,只要大家用的习惯就能圈住用户?

章庆元:我觉得是两种情况,从美国来看,谷歌Docs跟微软共存的也挺好。还有一种可能,有可能也是山头林立,这也取决于想赢家通吃的公司跟所有的产业链博弈的结果,今天我觉得都不能下结论,看大家怎么博弈了。如果存在这样的一家公司把办公全通吃了,可能是几十万亿的市值。我觉得这个还是有难度的。

Q:从钉钉到飞书,我在使用它们的时候能够感受到除了产品功能之外,其实还有各自的企业管理理念,金山办公的产品里面,输出的是哪些管理理念?

章庆元:这个问题我们内部好多人说过,这也可以回答另外一个大家问的问题,会不会一统江湖,我们觉得很难一统江湖,因为每个产品都带有一种管理理念。像字节、腾讯这样的公司很可能接受不了钉钉这样的理念。

我们还是做通用的,我们做的这些产品并没有在输出管理理念。其实微信也算是有点理念,但是这个理念也算是通用的,比较佛系的,所以我们做的是通用的产品,你用了自己去选择,我们不会逼迫你。我们更关注的是怎么样提高你团队的效率。

金山办公的未来发展路径

Q:金山办公先后投资了尚尚签、才博、数科、创客贴、大麦地,并收购了数科网维,金山办公上下游布局的思路是怎样的?哪些能力可以通过收购入股来获得,哪些能力需要自己成长?

章庆元:我们的投资方向肯定还是产品战略投资,丰富我们的产品矩阵,让我们能够满足更多的用户需求,这是我们唯一的投资逻辑。

所以我们在整个投资上未来会关注几点:第一,看市场上有什么创新的跟文档类、办公类相关的,我们用户需要的,ERP之类的东西,我们不会碰。第二,我们会关注国外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我们都会布局这块的东西。

Q:金山办公在海外也有很多用户,现在金山办公在海外拓展方面是什么思路?

章庆元:海外,本来我们信心满满的,但是今年政治环境和疫情确实措手不及,我们现在只能说先观望了。我们今年海外的用户增长的还是非常好的,因为海外的疫情控制的很糟糕,所以很多人需要移动办公,所以我们移动端增长的非常快。但是现在还是存在很多的未知数,目前的工作是在海外寻找中国的产品比较容易进入的国家跟地区去深耕,这是我们未来的策略。

Q:现在海外做的比较好的地区是哪?

章庆元:人口多的地方,用户数跟人口是成正比的,最多的还是印度、印尼。

Q:金山办公海外现在的盈利能力是什么样的情况?可能像印度那种地方,用户的付费习惯不是那么好。

章庆元:海外营收,我们没有公布,我们现在对海外团队的考核指标不是利润,不是收入,还是用户数,用户数是首要的,我们对海外的业务定位就是帮我们发展用户,去做好产品。

Q:如果想把每个人的付费从两块钱慢慢提升到六块钱、八块钱,主要从哪些方面入手?

章庆元: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发现一些创新点,发现用户真正愿意付钱的点。我们内部定了两个原则,所有我们原来不收费的东西以后都不能收费了;微软免费的东西我们都不能收费。

我们也在逼迫自己创新,离用户更近一点,发现用户新的需求。像我们的云就做的非常好,我们一天就有1亿个云间上传,我们不停地教育用户使用我们的云。

深响

Powered by 阜阳市八四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