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原创北宋将门之后、都虞候康保裔到底是战死还是被俘?

原标题:北宋将门之后、都虞候康保裔到底是战死还是被俘?

作者:陈二虎

一、傅潜畏敌怯战

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宋真宗闻知契丹又要大举入寇,谍报纷至沓来,宋真宗不敢大意,便任命侍卫马步都虞候、忠武军节度使傅潜为镇、定、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前线兵马司令),统大军防御边境州城。

这年九月,契丹萧太后萧燕燕亲统大军南侵。

萧太后与辽圣宗亲率主力进抵瀛州(今河北河间)一带,面对来势汹汹的契丹铁骑,宋军主将傅潜畏懦怯战,不敢迎敌,率领步骑八万余人龟缩于定州城中,虽然缘边州城纷纷告急,他就是闭门不发一兵一卒。

有一支辽军进至定州怀远驿,宋将李继宣率麾下三千兵马迎战,大胜这股辽兵,辽兵不支,拆桥而退,李继宣立刻命令手下,修复桥梁,追赶了五十余里。

(萧太后)

随后李继宣乘勇多次向主将傅潜请战不许,其他将领也群情激昂,纷纷请战,都被傅潜一顿臭骂所阻止。

此前河北转运使裴庄就多次上奏宋真宗,说这个傅潜“无将略,恐失机会”,由于傅潜与枢密使王显均是当年宋太宗“晋王府旧人”,二人私交过密,把裴庄的上奏压着不上报天子,纵容傅潜。

当契丹的游骑已经深入到邢州(河北邢台)、洺州(今河北永年)一带,整个河北地区震惊,老百姓惊恐失措,纷纷扶老携幼四下躲避,惊动了宋真宗,面对情况危机,也几次派人取道入定州,督促傅潜出兵迎战,会合各处兵马共同御敌。

排阵都监秦翰、定州行营都部署范廷召等将领都站出来让傅潜遵旨出战,傅潜这个缩头乌龟就是不听。

(宋真宗)

范围廷召不由大怒,站出来指责傅潜:“公如此胆怯,还不如一老妪!”羞得傅潜无地自容,依旧装聋作哑,就是不肯出战。

都钤辖(副帅)张昭允亦站出来劝其出战,不料这个傅潜回答:“贼势如此浩大,使我与之角力,恰是挫折我军锐气耳!”众将听了更加愤愤不平,傅潜也知大失人心,为应付力主出战的范廷召,就拨给范廷召骑兵八千,步卒两千,令范廷召自高阳关出击迎战,并答应派大军为后援。

范廷召深知傅潜的畏战心理,所谓的后援不靠谱,而自己已经请战,但仅这一万人马与彪悍的契丹主力抗御,实在是寡不敌众,于是,范廷召就向侍卫马军都虞候、高阳关都部署康保裔求援,共同迎敌。

二、康保裔血战裴村

康保裔将门之后,河南洛阳人,其祖父康志忠,后唐将领,讨王都时战死;其父康再遇,为宋太祖手下龙捷指挥使,从太祖征李筠战死。康保裔自少年随父军中,屡立战功,为东班押班,宋太祖令其袭父职。

康保裔为人忠厚,豪爽好礼,喜结交豪杰儒士,善于骑射,曾手握箭夭三十支,张弓连射,使后一支箭之箭头射中前一支箭之尾,三十支箭相连接成一条线而坠落,世人皆佩服其射技高超神妙。

康保裔屡经战阵,平日甚爱惜部曲,所得赏赐金帛,随即分给部下将士,故所部将士战斗力颇强,成为宋朝沿边一支精锐之师。

当他接到范廷召求援的信息,慷慨率部赴难。

然而,范廷召部已经与契丹兵马经历一场大战。

范廷召出师不久,便遭遇到辽圣宗耶律隆绪的弟弟梁王耶律隆庆统领的先锋人马。

隆庆问帐下诸将:“谁去破敌?”

辽驸马萧德恒之侄,小将萧柳应声答道:“若有骏马,则愿为之先!”

隆庆十分高兴,立刻赐给他一匹骏马,萧柳在出阵前对隆庆麾下众将说:“阵若动,诸君急攻!”言毕策马舞刀率一哨人马杀过阵来,范廷召见一匹马如旋风般冲了过来,后面跟着一队辽兵,立刻迎战,没想到萧柳马快,让范廷召军阵稍有稳动之时,隆庆已经挥军掩杀过来,范廷召不支,败下阵来。

范廷召退到瀛州西南的裴村时,恰好与来支援的康保裔的部队会和,各自安营,约好次日凌晨向辽军发起攻击,当夜,范廷召获得辽军增援兵马已经赶到,惊骇之余,迅速率部下南遁,而没有通知康保裔部。

当一抹朝阳投到营中,不知道范廷召已经率部逃跑的康保裔整军出战,发现已经陷入辽军重围,而范廷召部早就没有了人影,孤军临险,契丹兵马如排山倒海般,康保裔手下亲校深知凶多吉少,力劝他换上普通士兵的衣甲,率精锐骑兵突围而走。

康保裔大义凛然地说:“我不会在危难时刻丢下部队独自苟活的,今天就是我报效国家的日子!”说罢,舞枪策马,麾军大呼赴敌决战,前后突击杀伤辽军甚众,马蹄所践踏处浮尘深达尺余,可见战况惨烈。

康保裔浴血奋战两天两夜,终因敌众我寡,矢尽无援,辽将耶律谐理率领精骑从小道抢先渡河,迂回到宋军阵后猛烈攻击,宋军被分割成数节,各自为战,遂全军覆没,康保裔与部将宋顺力竭而被擒。同在重围之中的高阳关钤辖张凝与其子张昭远拼死杀开一条血路,与作为后军随后策应的高阳关行营副都部署李重贵部会合,与辽军自下午激战到夜晚,终于乘夜色突围成功,返回高阳关。

三、康保裔是战死还是被俘

康保裔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朝廷(说康保裔战死),上下震惊,宋真宗更是悲痛不止,为了表彰他的忠勇战死,追赠其为侍中,赏其家白银五千两,遣使慰问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其妻已去世),封为陈国太夫人,又录用他的几个儿子与一个孙子为官。

有关康保裔是战死沙场还是被俘,在宋方史书中大多记载为阵亡,《宋史》中的《忠义传》更是把康保裔列为第一个,来宣传其为国捐躯的事迹。《宋史》中的《路振传》却记载:“咸平中,契丹犯高阳关,执大将高保裔,略河朔而去”。并且在《续资治通鉴》也有“康被擒,王师未有胜捷”之语。

在《辽史》中的《圣宗记》中也有:“与宋军战,擒其将康昭(保)裔,获兵杖器甲无算”的记载。

有关康保裔是战死是被俘,当然也有战场上消息混乱的因素,幸存的宋军开始以为康保裔战死,也极有可能是宋方有意为之,为了激励士气,树立一个“烈士”形象,遮掩一些不光彩的事情。

有关康保裔是战死是被俘,据《宋史》中《夏守赟传》中说:“康保裔与贼战,没,部曲畏诛,声言保裔降贼”,宋真宗就派了夏守赟前往调查此事,“守赟变服入营中”,经多方询问核实,回来呈报给宋真宗:“康保裔因为送宾客而出营寨,猝然与敌人遭遇,援兵不至,遂死!”

本来是康保裔接到范廷召求援,率兵迎敌,到头来成了私自“送宾客而出营寨”,使那些畏敌的将领有了缷脱的理由。

当时辽兵入寇,宋将节节败退惧战,让宋真宗与大臣们颜面尽失,为了掩盖宋军惨败,摆脱大将被俘的难堪,竭力想把康保裔树立成忠义之士,又想掩饰一些历史真实,也就造成记载矛盾百出,扑朔迷离。

几年后,供奉官谢德权于上宋真宗奏状中就说:“前岁契丹入塞,傅潜闭垒自固,康保裔被擒,王师未有胜捷。”

这足以证明,康保裔没有战死,千真万确被俘,据《辽史》记载:康保裔被俘后,辽朝对他很不错,改名康昭裔,被授官昭顺军节度使。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Powered by 阜阳市八四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